司尽楼因

【面壁面】你要对我身体做什么!(1) 【龙哥反派cp组,面璧、璧面随意,我不会写的很明显,因为我自己也对这俩飘忽不定ヾ(༎ຶД༎ຶ)ノ】 【入坑慎重,随缘更新】 【幼儿园文风,不顶风开车】 【一个脑洞而已,随时完结】 【错别字请不要在意】 【夜尊剧版设定+少量书版】 自爆的夜尊以为自己不会再醒过来,那时眼前的跑马灯似老旧默片那样快速闪过,故事的结局哥哥说要带自己回家。 记不清哥哥牵着自己走了多远,意识到的时候哥哥已经消失不见,只剩自己在那一片虚空。 连城璧出生在无垢山庄,母亲在乎面子,在乎无垢山庄的荣誉声望,所以从小被严格管教,童年也生活在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练功之中。 因为爹的原因,平常家的小孩五岁识千字,十岁武功已经略有小成的家长已经是很满意了。但还是达不到白夫人给连城璧的要求,于是懂事的连城璧更努力的去做每一件事情,过重的期待压在这个幼小的肩膀上直至他成年也未停下。 连城璧也想过如果没有出生在这里,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对无拘无束甚是向往,不过这些想法也只能放在心底,现实没有那么甜。 成年后无垢山庄的担子渐渐的从娘那边转移到自己身上,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见过沈家大小姐后也问过自己到底喜欢她什么,是她的家世还是她武林第一美女的称号? 那时候空中落下一方丝巾,空中飞过一架巨大的风筝,沈家大小姐就在上面,做了连城璧小时候一直不敢做的事情,学会了飞檐走壁之后,也对这事情逐渐遗忘了。 也许是因为沈璧君敢反抗命运,令连城璧悄悄羡慕而陷入更深,自己都分不清是爱情还是把自由寄托在沈璧君身上的那份执念。 夜尊行走在虚无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比起在天柱内,这里更是死寂般的黑暗。夜尊没有停下,前方有什么在吸引他靠近。 像是在黑布上扎了一个破洞那样,极其强烈的光束钻进虚空里,随着夜尊的靠近“破洞”周围裂开不规则的龟裂,越裂越大,最后崩盘瓦解了整个虚空空间,夜尊被白光包围,逐渐淹没其中。 “城璧?城璧?” 夜尊恍惚间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脑袋疼到快炸开。睁开眼发现床边有一位女人正在床边呼唤着他。 夜尊没有急着回答,从床上坐起来打量一圈四周,又对上了床边人的视线:“叫我吗?” 沈璧君有些奇怪,往前靠了些观察着夜尊:“城璧,你怎么了?” 不喜欢和陌生人这种距离的夜尊想用黑能量把面前这个女人弹飞出去或者自己瞬移走,可是不管是哪一种方法,夜尊都没有实现。 因为身体连一点点黑能量都感受不到,仿佛回到了还没觉醒的时候,夜尊很不喜欢这种任人宰的感觉。 “城璧?”沈璧君语调高了些,连城璧躲闪她的反应不正常。 夜尊觉得烦得很,起身下了床离那个女人远远的说:“烦,闭嘴。” 沈璧君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提起裙子快步走向连城璧,只见之前百般讨好她的连城璧皱着眉头嫌弃的往后又退了几步。 沈璧君又气又难受,明明早晨他还好好的,还说明天带她去看花灯,怎么午睡之后就变了个人似的。 虽然现在嫁给了连城璧,但是大小姐的教养无法像是外面没世面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一样撒泼,沈璧君深吸一口气:“好,既然你不想看见我,那我走便是。” “璧君!”有个声音在夜尊脑袋里响起,心脏的位置莫名疼了一下。 沈璧君夺门而出,夜尊松了一口气,突然不受控制转过身向门口走了两步之后被夜尊强行制止住。 夜尊感觉到有个人在他身体里,并且试图夺取身体控制。 “你是谁。”夜尊脑袋有些晕,扶着桌子坐了下来。 对方沉默了一阵,有些隐忍怒气声音再次响起:“这个问题应该是连某问阁下才是吧,你为何要占据连某的身体。” 听闻夜尊看了看自己这具身体,手上都是练剑留下的老茧,自己从未碰过剑,更别说留下什么。 夜尊忽然有些心虚,难道真是自己占了人家身体?但是夜尊是什么人,无聊的中二小变态,当然是死不要脸的不还给人身体还要倒打一耙。 “呵,你说我占据?在下听闻有种法子可以夺取别人寿命为己所用,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夺取的时候操作不当……把我给弄过来了呀。” “你!”连城璧以前遇到个胡搅蛮缠的人基本上是武力解决,身为六君子之首不可自降升价和地痞流氓斗嘴好胜,但是现在遇上的这个……也不好自己打自己。 夜尊见对方没了下文更加变本加厉:“你就是连城璧吧?你这副身子在下就先收下了,等遇上个更好的身体,我可能考虑还给你。” “你叫夜尊,有个哥哥。”连城璧发声。 夜尊瞬间紧张起来。 连城璧又说:“别紧张,你身体在原来世界已经被销毁,你无处可去飘到连某这来了。” “……” “你刚刚也看到了,在你放松的时候我可以控制身体,等你睡着的时候……” “你想怎样。”夜尊一阵烦躁,已经记不清多久敢有人这么威胁他了。 “你现在把身体还给我还来得及。” “既然你可以看到,那么也该看到我和你的身体黏在了一起,除非找到东西分开我才能还给你,如果强行剥离伤到的不仅是我,连你都可能元气大伤甚至死亡。”夜尊心里打着算盘,脑袋里一根筋蹦的紧紧的,不让连城璧看到一丝接着说。 “在下是无所谓,都活了上万年也够了,只是你这么年轻又有那么美得姑娘,真是可惜了。” 连城璧一时间没出声,仿佛在思考夜尊的话:“那你得假扮我去做事,不然我不介意去和一个上万年的老妖精同归于尽,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老妖精……呵,既然要在下假扮你,那你也得和我说说周围情况吧。”夜尊难得大度一回,决定不纠连城璧给自己的称呼。 连城璧?有点意思。 这天,无垢山庄全府上下都知道沈璧君夫人被连庄主气哭出房门,回房谁也不见。 隔天,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到了萧十一郎耳朵里,萧十一郎坐在栏杆上喝了口酒,眼角抽搐了一下。 夜色微凉,酒坛滚落在台阶上,而喝酒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司空摘星从屋内探出个头:“我要的酒……呢???” 2018-12-30 热度(19) 评论(2)
【生面】【巍澜】【全员动物园.狐狸篇0.5】 ——主生面,副巍澜——随便写写,幼儿园小班文笔——想到哪写到哪,随时完结——原本只想画画的我,脑洞越开越大… 【困到秒睡,全程放空码出来的字,错字不要在意,等我清醒大改】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略带气音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脑袋里响起,引起全场不小的骚动,但是在座的各位都带着面具看不见表情。最前排的洪、林、许三家大当家稳坐在靠椅上没有发表任何指示,都在观察聚光灯下的那个人是不是对方派出来的人。 面面对在场众人反应很满意,视线对上笼子外的洪大当家,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有点熟悉的气味,让人想到那个赖在他家不走的红色臭狐狸,面面内心一阵嫌弃。 “如果打扰到各位的雅兴,我深表遗憾。不过你们既然可以抓一些“特殊”的动物来为你们赢得某些荣誉,那么你们也应该做好相应的惩罚措施了吧。”面面一歪头,右手打了个响指,身边的两只棕熊在原地瞬间消失,全场还没来得及惊奇就被满天黑压压的巨型蜘蛛骑脸,八只满是毛的长腿蜘蛛从空中降落,在地上行走的时候竟然还可以听见声音。人群疯了似得往出口涌去,男男女女都顾不上自己高贵的形象四周尖叫声络绎不绝。 面面站在万人中央,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场视听盛宴。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只剩下三人,这三人毫不掩饰的打量着面面,想要一探究竟,眼神中充满着好奇和防备,唯独没有恐惧。 面面在聚光灯下鼓起了掌:“三位好胆识。”将三人扫了一遍,看来这斗兽场的交椅都在这了。面面刚刚放的不过是幻象,如果真这么玩,哥哥就不是拿戒尺了,而是那把好久不见的40米大刀。这三人竟然能以人类身躯看透幻象,还真有点意思。 “阁下面生的很,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许当家警局里有着全东江人的资料,这么特别的人自己不可能记不清,看来是外来人口。 “呵,有些贪图权利富贵的人利用即将化形的动物来赢得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是来……送礼的。”面面抬起权杖往地板上一剁,声波以权杖落点为圆心,一圈一圈荡开范围无线扩大,震开了四周关着被饲养即将上场的动物笼门。 笼子内都被关的是凶猛野兽,化形期的似乎更聪明些,出了笼子就向出口跑去,而剩下的普通野兽多数极度暴躁的扭打在一起,少数去攻击场内剩下来的人类。 面面在斗兽场的铁笼内,两只老虎围着铁笼来回踱步无法进去,张着嘴想把铁笼咬开,最后发现白用又对笼子外的三人起了好奇心。 三个大当家都有随身带枪的习惯,此时也顾不上是对手,三人合力往门口退去,其实面面也有暗中帮助,如果真玩死了人,家里那个哥哥……但是恶霸面面也不想就这么放走这三人,所以开了笼子给这三人一些深刻的记忆。 三人撤离完后,面面手一挥,在场的所有野兽都被传送到了他们原本该在的野外,推开斗兽场中间铁笼门走下台阶,仔细去看了看那些关着动物的笼子,刚刚全场笼子都是满员,唯独那个带岩羊面具(←洪大当家)的人座位下面的笼子是空的。 “浮生……?”每个笼子前都有个牌子,这个空着的上面写的竟然是家里那个臭狐狸的名字。等等,仔细想想刚遇见那只臭狐狸的时候阿杀好像说过什么“逃出来?”,再联想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新旧伤……他不会是化形期被抓来,为了活命拼命战斗,然后等到化形后逃走,结果半路下起了雨,到山洞躲雨却遇上泥石流导致的山体滑坡,最后被自己捡到……的吧?不可能有这么巧,不可能不可能。但是也不是不可能啊,东江说远也不远,说近也没那么近,走倒是能走过去……不对不对,一点是重名,么没有特点的名字,100人里面80个都叫这个。 面面陷入脑内疯狂的纠结,决定去跟踪刚刚那个岩羊面具人来探个究竟。 面面走后没多久斗兽场沉重的大铁门又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正是面面找的巍巍和护林员澜,澜澜眯着眼适应了一下光线,本以为门内是全场满座,谁知道若大的场地空无一人。不过奇的很,全场人走的都很匆忙,座位旁的茶几上还有未凉的茶水,甚至有些女士的包还在位置上没有拿走。 “什么情况这是,消息错误了?”澜澜四处瞅了瞅发现真没有人后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不,我感觉到即将化形期的动物气息,还有……”巍巍感受着普通人察觉不到的信息,突然间一丝熟悉的气息飘了过来,巍巍眉头一皱心里闪过家里弟弟的脸。 “怎么了?”澜澜察觉到了巍巍微表情。 面面怎么会在这?他怎么会来斗兽场,那些即将化形期的动物丢失事情…… “这里已经没有人了。”巍巍收回感知看向澜澜。 “行,这场子太大,我让大庆他们过来一起找找线索。”说着澜澜从口袋里摸出不知道丢在巍巍家多少次的手机。 “我觉得……我应该知道线索是什么了。”巍巍其实心里还是很难把面面和这事扯一起的,虽然面面又懒又馋,既蛮不讲理,又是山头恶霸,以前真的是很随心活着,稍微不顺心一点都会弄死别人,打一顿下次还会再犯,但是近几百年智商上来了安分了很多,大概是过了叛逆期。抓即将化形动物去斗兽场这种事情面面是不削去做,甚至他还想自己去斗兽场打一场。 巍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他又偷跑出来玩了?!” 澜澜(懵):“嗯?” 此时在跟踪洪大当家的面面:“阿啾!” 2018-11-27 热度(30) 评论(3)
【生面】【巍澜】【全员动物园.狐狸篇0.4】哥哥去哪儿 ——主生面,副巍澜 ——随便写写,幼儿园小班文笔 ——想到哪写到哪,随时完结 ——原本只想画画的我,脑洞越开越大… 【全员动物化设定】 (出现的人都没有用大名,不会有姓,只有名。或者是粉称,毕竟只是个衍生的东西,不太想带大名,知道是谁就行了。) 森林=镇魂世界(主要剧版设定,附加书设) 巍面住的山头=龙城 双生狐仙=双生鬼王 护林员澜=镇魂令主澜 东江=许你世界(私设:被饲养的动物耳朵上会有银色的环作为标志,没有就是野生,一个环是观赏性的宠物,两个环就是斗兽场上的消耗品动物) 斗兽场=黑道圈子(给生哥的设定也就是这个意思) 目前出场的人(种族): 巍/面/生=狐狸 (由于已经不是鬼族一言不合就暴躁的设定,而且巍巍和面面关系是按剧版,二人也没误会,所以我觉得面面应该是调皮捣蛋、在外面称霸王、嫉妒心特别强、心里想法完全浮现在脸上、想到什么做什么、为所欲为、见哥怂、经常哥哥撒娇、因为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实际上是被哥哥带)所以哥哥像是明灯一样,非常喜欢哥哥(←亲情上)的这么一个小可爱。 巍巍没什么改变吧,极度克制自己天性、沉稳那些什么的。改变最大的就是对待这个弟弟,我觉得巍巍应该是又像妈又像爸,老妈子的比例多一些,面面皮上天的时候会变成念叨的话痨,面面犯了错误的时候会动手打弟弟,比较严厉管着面面一切,希望面面可以过的很好,但是又不放心放手去让面面自己生活,因为怕面面出去闹的人间鸡飞狗跳,嚯嚯无辜的人。最爱的人是护林员澜,甚至比弟弟重要,明明知道面面趁他招待来家里澜澜的时候偷溜出去,也会等澜澜走后再去抓弟弟回来,面面对澜澜稍微没礼貌一点点就会爆炸到要揍人。) (生哥耳朵有两个环,斗兽场上排名第二名,唯一一只混在豺狼虎豹里的狐狸、战斗型消耗品。感觉和剧版生哥相差蛮大的,因为常年在斗兽场混,嘴毒、无法相信人、对危险事物有着非常明锐的直觉、浑身都是伤疤、只会骂人不会夸人、会看人脸色、会随机应变、对自由很向往、喜欢吃) 阿杀=浣熊(性格变得欢乐了点,吐槽役、一只梦想成为狐狸的浣熊) 护林员澜=人类(性格不变,撩巍撩到天荒地老,腰肌劳损警告) (未完,以后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谁) 以上 巍巍食言了,巍巍早上根本没有回来。 “一定是哥哥发现那个护林员阴他去毁尸灭迹才没回来的!”面面突然兴奋。 浮生吃着早餐淡淡的说:“你怎么就不觉得是因为澜澜腰肌劳损,你哥哥在旁边照顾才没有回来呢。” “……”面面忍住。 “澜澜还有可能要求你哥哥喂他吃早餐。” “……” “你哥哥还开心的答应了。” “闭上你的嘴还能让你多活几年。”面面还能忍……大概。 “巍巍人家腰好痛,你喂我吃早餐啦。” “好,澜澜你想吃什~么~” “嘤嘤嘤,人家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 “哦!亲爱的!你早上吃不了那么多~” “没事!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个早晨,我们一件一件慢慢来~” 浮生表情动作浮夸的一人两役演给面面看,面面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只是手里的权杖“啪”的一下被折断了。 “浮生,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 “有吗?不过我可开心了。” 面面抬起头看了眼浮生,恶狠狠的关上了自己房门。 被隔绝在外的浮生收起了伪装的笑容,眼神盯着门瞬间暗了下去。 不是他太过忘恩负义,口不对心是他的保护外壳,在斗兽场那种恶劣的环境,背信弃义背后捅刀什么事情他没有见过。不信任人是他的潜在意识,即使自己的大脑告诉自己要试着对别人好一些,但是自己身体总是却快一步伤害了对方。 浮生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房内,面面随手抓起一盆屋内的花就要砸,手举到脑袋顶还是没下得去手,这花还是哥哥才喜欢上养花时勉勉强强存活下来的一盆水仙花,犹豫这么一点点的时间,盆里的水就这么浇在了面面的脑袋上,把面面淋了个透心凉。 忍住暴躁的自己,抹了把脸,把花轻轻放好,转头就把自己房内的书桌给掀了,桌上的玻璃制品被砸了个粉碎,包括面面心爱的那个玻璃杯。一通乱砸之后面面,从自己房内的窗子跑了出去,气头上的面面根本不记得哥哥要他安分待在家的要求。 他现在只是想去找哥哥,一定是被那个护林员缠住了! 狐狸是犬科嗅觉非常灵敏,哥哥会瞬移,有时候找不到他在哪。但是那个护林员却不会,所以他们俩只能走着下山去。面面顺着昨晚留下来的气味,一路跟到了山下江边的一个名字为东江的小城,由于沿江而建的城,风有些大,人又多,气味到了城里已经淡化的没有了。 面面在城里转了两圈,有些丧气,哥哥气味断了真找不到。拖着失望步伐转过街角,面面看见一个被装点得灯红酒绿深怕别人不知道的地下的入口,一群穿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们带着面具往下走去,喜欢凑热闹的面面立刻被吸引住了注意力,耳朵竖的直直的观察着情况。 聚光灯下,舞台之上,铁笼中央,一狮一虎血肉横飞,右耳的两只银环在灯下格外刺眼,这是他们的标志也是一生的枷锁,除了饲养的主人,动物本身无法取下。 台下座无空席,黑压压一片,随着场上厮杀的升温会发出阵阵喝彩,他们是一群看客,一群参与者,也是饲养着千千万万宠物的主人。这些饲养者中名声最大的三家分别是洪家、许家和林家。 “今天洪家没带着他家浮生出来,这意思是今天这场不值得这二把手出来吗?” “我听说洪家那只跑了。” “跑了?怎么跑的?抓回来了没?” “这我哪知道啊。”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消耗品而已,最后还不是得死在这个场上,再培养个就行了。只是可惜了这二把手的位置,洪家现在好像还没能顶替浮生的替代品吧。” 座位席上的路人对话一字不漏的落入了洪家大当家耳朵里,洪大当家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条斯理品了一口,从他的表现根本看不出来丢了二把手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许大当家和林大当家坐在看台周围,二人同时举起茶敬了洪大当家一杯,脸上蔓延看友好的笑容,洪大当家也笑着回敬,看不见的战争每时每刻都在打响,各自心怀鬼胎,到底谁是队友谁是敌。 面面收起了自己的耳朵和尾巴,穿上一身白西装,带起自己的金面具,迈着优雅的步伐混入人群到了地下,穿过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尽头一扇巨型铁门缓缓开启,门旁两位穿戴整齐的门童轻微鞠躬迎接着人群。 里面是一场奢华的豪赌,每个人都想站到最高的位置,踩着所有人向上爬。 聚光灯刺的面面不得不闭起眼睛有个适应过程,习惯这种暗度后面面随便找了位置坐了下来,场上已经换了两只动物,现在是两只棕熊的对决。 面面其实很久都没看到未化形的动物对决了,自己和哥哥住的山头猛兽少,草食杂食多,除了刚出生的幼崽和未成年基本都化形完毕。即使是一些化形凶猛野兽,由于哥哥的管制也不敢对弱小的化形动物做些什么,不过纯动物倒是不管。 战斗到精彩处,面面也随着人群鼓起了掌,甚至还想化原型上去打一架。但是面面越看越不对劲,这好像并不是普通的动物对决,因为面面看到了场上占上风一只毛色较为浅的棕熊身上冒出来的丝丝即将化形的气息。仔细看一看四周,那些躁动不安的笼子里关着的都是一些快化形的动物。 这是专门抓了些快化形的来战斗?面面意识到了什么,自从哥哥做了狐大仙之后他就经常说要管理好化形动物,特别是即将化形的。这时候他们最好斗,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谁都不希望自己心血毁为一旦,所以也要保护好他们。 面面一直是坑人小能手,虽然是山头恶霸天天威胁别人说要弄死他,但是真正弄死过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自己也成大仙后多数是下手重了点,但是不至死的那种,毕竟家里有个老妈子的哥哥。而且名声在外,山头那些家伙也不敢真的惹面面生气。 场上厮杀的两只棕熊突然同时僵硬倒在了地下,场下哗然而起,不知道发生何事。就在这时聚光灯的中央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西装金面具,手拿权杖的这么一个人,他右手扶着权杖,左手高高抬起转了两圈后放在腹上鞠了一个近20°的礼。 “在下夜尊,不请自来,希望各位不要见怪。” 2018-11-23 热度(41) 评论(3)
© 司尽楼因 | Powered by LOFTER